《边城》-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”明天”回来!

这是沈从文先生写的《边城》里的最后一句话。当我满怀着对翠翠和二老最终姻缘的期待,跟随小说读到了这句话时,却不想全书已结束,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局等待读者去猜想补充。这是一个故事的结束,又好像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。故事或美好,或悲伤,全凭各人心中所想。

《边城》是沈从文在一九三四年初写的的作品。这篇文章描绘了一个几乎与世隔绝、像世外桃源般的边地小镇的平静生活和淳朴民风。这里的人既重义轻利,又能守信自约。十四五岁年纪的翠翠,跟着爷爷一起生活在溪边白塔中,每天的生活就是为来往过溪的人摆渡。爷爷和翠翠也会经常去城中热闹充满生气的小河街买东西、会友看热闹。而翠翠的爱情也从端午节去城中看划船而开始了。

翠翠和爷爷

“……我昨天就在梦里听到一种顶好听的歌声,又软又缠绵,我像跟了这声音各处飞,飞到对溪悬崖半腰,摘了一大把虎耳草,得到了虎耳草,我可不知道把这个东西交给谁去了。睡得真好,梦的真有趣!”

翠翠在听到天保二老在对溪唱歌时,对爷爷说了这句话。正值豆蔻年华的翠翠,对爱情的向往是那个能在梦中为她最对溪高崖上半夜唱歌,能让自己在梦中跟随声音飞翔,能够为自己唱三年六个月歌的人。翠翠对爱情的憧憬就这样单纯美好,没有任何杂质掺杂。

“车是车路,马是马路,大老走的是车路,应当由大老爹爹做主,请了媒人来正正经经同我说。走的是马路,应当自己做主,站在渡口对溪高崖上,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。”

翠翠爷爷为了试探大老是不是真心喜欢翠翠,提出了上面的要求。天保大老不懂得翠翠的心事,走了车路,让媒人带着礼物上翠翠家提亲。翠翠心中还念着那个愿为她唱三年六个月的歌的人,所以选择走车路的大老自然是失败了。

但傩送二老不同,二老敢于和哥哥清楚明白的表示自己对翠翠的喜欢,也敢于和哥哥光明正大的公平竞争,去争取自己的爱情。二老选择了走马路,愿做那个为翠翠在对溪高崖上唱三年六个月的歌的人。翠翠自然就被二老的歌声所打动了。

然而命运变迁,到处都是不凑巧。天保大老坐下水船到茨滩出了事,淹死了。二老生了翠翠爷爷和翠翠的气,觉得大老的死都是翠翠爷爷给害的。翠翠即将到来的美好爱情也就因此受阻。接着,翠翠爷爷也在一次大雨滂沱的夜晚悄然离世了。只剩下孤单的翠翠,守在爷爷曾经守过五十年的溪边,来弄渡船。然后,静静的等待着那个曾在月下唱歌,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。可是到了冬天,他还没回来。

也许他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明天就回来了。

《边城》里的爱情不像偶像剧、情感大剧中的感情那样错综复杂,翠翠的爱情只有若隐若无的点滴线索和无形的命运相连。就像是一首柔歌,像是一缕清风,抚平人们心中的不安,在人们的心底印上一抹淡淡的温暖。

看到最后,不经意就想起了吴越王和他夫人信中的一句话:”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这句话中描绘了另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。吴越王的夫人是乡下人,因为思念父母,每年春节都要回家住一段时间。一次他夫人回乡下住的久了,吴越王就给他夫人写了一封信。里边说:”田间阡陌上的花开了,你可以一边赏花,一边慢慢地回来。我在家慢慢等你回来。”

翠翠的爱情应是如此,心爱的人已在回家的途中。愿你的爱情也是如此,爱你的人,或早或晚,都会归来。

原创不易,随意打赏!
0%